愛找茶~台灣好茶

Visit Website Contact Author
fallback-no-image-2058

木製評茶台斜面上,一撮撮來自各地的茶葉搭著茶碗一字排開,茶湯色澤各有深淺。男孩放學回家,書包一丟急著去公園玩,經過店裡的評茶台,總被爸爸攔下試喝:「這一杯氣味安怎?那一杯呢?」這是茶人教育的第一堂課,沒有壓力,自然而然。

種茶、作茶、賣茶,傳承四代的茶緣

男孩的曾祖父、祖父輩、到父親一代,都在茶樹下長大,是世代繼承的茶農,從新店山上一路挑茶走到大稻埕。當時的台北,正逐漸成為台灣茶葉的精製與集散中心。第三代高爸爸與祖父在大稻埕成立明山,開始投入茶葉製作買賣,主要外銷泰國、香港、日本。

常常,為了趕出口,高爸爸及作茶師們連夜趕工,順利出貨後就帶著女兒們來製茶廠玩。「地上掉落的茶梗碎屑,還有天井篩下的微薄晨光,滿屋子都是茶香。」這是姊妹童年裡最芳香的一頁。高爸爸每日早出晚歸,每逢女兒們的生日,即使回到家時已過了午夜,仍不忘拎著蛋糕回家,遲了一天的慶生是高家女兒們獨有的童年回憶。製茶的過程中,炒菁、揉捻、乾燥、拼堆,製茶廠裡各種機器的吵雜聲,導致高爸爸聽力退化,而長年扛著一袋袋重達100斤的茶葉,肩膀逐漸傾斜,背也駝了。

老么煜程出生不久,是台灣茶葉外銷全盛時期,明山最艱困的日子過去了。大學時就讀哲學系,未來的出路在哪裡?教授的一句話:「哲學有什麼不能做的?」一語驚醒所有的可能。沒有什麼不能做的哲學系畢業生,回到家裡與姊姊挑起擔子,一如茶的內斂性格,在水中舒展開來,緩緩釋放色澤與香氣,第四代明山茶人開始接棒。

從外銷到國內大盤買賣,多年來明山總是一貫品質精良卻價格親民;煜程與姊姊決定維持這個傳統,但打出自己的品牌。他心服法國小說《刺蝟的優雅》中所言:「茶道以最微小的消費,讓每個人獲得解放,變成品味上的貴族,因為茶是富人的飲料,但也是窮人的飲料。」平價考驗的是品質維持的能力,在低價罐裝飲料、連鎖泡沫紅茶店與高價茶之外,有沒有另一種親近好茶的可能?

拼配:從調和工藝到隨心所欲的自由

茶是天時地利的產物,更仰賴製茶人的智慧和一雙巧手。高爸爸在製茶廠從學徒做到茶師,練就了一身拼配絕活。茶的拼配就像威士忌酒的調和工藝,將不同產地的茶種,以相對的比例調配出獨一無二的茶品。茶師就像調香師、配樂師,香水的氣味、音律的節奏,沒有公式,比例拿捏純靠官能的品評直覺及調配經驗,以眼、口、鼻、手練就出與濃度、色澤、氣味、口感的對決功夫,取長補短,使茶葉品質及口感更趨完美。

如今,高爸爸已80歲了,味蕾與手感依舊敏銳,他說,茶葉不是一個人說了就算的,兩代茶人一起評比,傳承經驗及精製功夫,明山歷久不衰的好品質與老主顧的堅定信賴正來自這裡。第四代的明山決定讓拼配技藝進一步發揚,隨心所欲、隨人所好,讓消費者擁有自己的專屬獨門配方。

有一位70多歲的老主顧施奶奶,每回來明山,一次都買2、30斤,她是羽球隊隊長,總在打完球後跟球友一起喝茶,還將所有茶具與球具鎖在一起。身負買茶重責的她,金萱、翠玉、烏龍每一種都試喝,喜歡這茶的香氣、那茶的喉韻,還要回甘不傷胃。高爸爸於是教她依照每種茶的特性拚配出自己喜愛的茶,先以茶湯調和,再以茶葉拚配,於是,羽球隊有了自己的專門配方茶。夏天清香,冬天醇厚,順應節氣養生之道,還兼顧隊友喜好,施奶奶專屬茶宜獨宜眾。

2012年,「明山茶集」以嶄新姿態推出品牌,匯集了各地風土靈氣及茶師手藝的明山好茶,天、地、人三者和諧共奏,意圖傳達新世代的拚配哲學──不甘於垂手可得的現有茶品,擁有自我的喜好主張,而在學習調配的同時,一點一點懂得了茶。當年那個評茶的小男孩長大了,評茶台仍堅守崗位,只是多了歲月痕跡,變成明山鎮店之寶,也是茶葉與茶葉交換身世,琴瑟和鳴的新舞台。 除了幫企業或個人拼配專屬茶款,一般消費者也買得到「明山茶集」特有的混搭滋味。無論是茶包還是原茶簡單沖泡就能體會四季茶香的輕鬆旋律與曼妙滋味。明山的現代茶哲學,化繁為簡、隨遇而飲,讓常人也能喝出門道。

02 2558 5739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02 2558 5739 免費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